• 委员听民意:中心城区应如何疏解整治促提升?(二)

    疏解治促提升工作是疏解非首都功能,有效治理“大城市病”,提高城市精细化管理水平,创造良好人居环境的迫切需要,是优化提升首都核心功能,全面提升城市发展质量,改善环境、消除隐患、补齐短板、提升功能,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的重大举措。3月28日(星期三)14:00,我们将邀请北京市政协委员关平、朱良走进千龙网直播间,围绕如何落实中心城区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进一步提高城市精细化管理水平,与网友进行在线互动交流,期待您的参与。

千龙网

关平市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石油与天然气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总地质师
朱良市政协委员,中国石化北京化工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更新时间:2018-03-28 14:48:49
  • [主持人]2018-03-28 14:05:03

    各位千龙网的网友朋友大家,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正在为直播的访谈节目《委员听民意》,我是主持人易欣。在这期的节目当中,我们要谈的话题依然是“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同样,今天我们邀请了两位北京市政协委员,他们是坐在我身边的政协委员关平,欢迎您!跟我们的网友朋友打个招呼。

  • [关平]2018-03-28 14:06:18

    网友朋友们,大家好!是我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石油天然气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总地质师关平

  • [主持人]2018-03-28 14:06:41

    另一位是朱良委员,欢迎您!跟我们的网友朋友打个招呼吧。

  • [朱良]2018-03-28 14:07:05

    网友朋友大家好!我是北京市政协委员,中国石化北京化工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朱良。

  • [主持人]2018-03-28 14:16:44

    在节目中网友有疑问可以在我们的节目中留言,我们会现场给各位答疑解惑。在上期节目中,我们谈到了“疏整促”专项行动在过去一年的收获,包括2018年有哪些工作安排,在这期节目当中,北京市,包括政协这么重视疏解整治促提升,它的原因是什么呢?它的重要意义是什么呢?

  • [关平]2018-03-28 14:18:12

    我想疏解整治促提升是落实北京整体规划的一个重要举措,是首都发展的一个新的契机,另外在治理“大城市病”方面也是一个很好的药方和抓手。当然在疏解整治促提升过程中很大程度中是处理舍与得的关系,有舍才有得,北京不是经济中心,要建立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对老百姓的生产有很大的意义。

  • [主持人]2018-03-28 14:19:04

    在过程中肯定有新的问题出现,对于出现的问题有哪些对策?包括开年之后,市政协也组织了很多调研、走访,包括座谈发现了哪些问题?

  • [关平]2018-03-28 14:21:05

    如果从宏观来说,随着疏解整治促提升体深入开展,触及的利益越来越多了,可能很多人在一些违章建筑中投入了很大的成本如果要拆掉可能利益损失是很大的,这时候就触及到深层矛盾。再有一些客观的情况,在历史很多违章建筑其实在历史上形成是有它的原因,因为随着人口的增加,历史上规划的小区本来没有那么多商店,或者是没那么多卖菜地方,人多了就有这个需求,有开墙打洞,现在生活方式要改变,首都的功能在调整,疏解不是一夜之间能完成的,要进行精细化的调整。这不是一句话就能全部解决的事情。这个需要有一个逐步的过程。在疏解过程中有一定的矛盾、需要慢慢调和

  • [主持人]2018-03-28 14:21:51

    对发现的问题有么有具体的规划和政策呢?

  • [关平]2018-03-28 14:22:44

    首先是规划先行,如果规划不到位,整个这一个小区、街区是乱套的,就很难处理。要把规划放在前面,北京市总规要一张蓝图绘到底,这是重要的出发点。

  • [主持人]2018-03-28 14:23:34

    在整个过程当中发现了一些问题,也采取了一些积极的手段应对它。但是我觉得城市生病肯定不是一天得的病,历史遗留问题肯定是日积月累的。中医有一个治未病,没病的时候防患于未然,在治理大城市病推进的过程有没有一些可能要出现的问题是我们能够预见到的是什么?

  • [朱良]2018-03-28 14:26:21

    您刚才提到的治未病的概念非常好,因为作为“大城市病”首先是要防治不要等到积累了以后再出来,所以北京市的疏解整治促提升非常重要,因此政协把这方面的调研放主席议会上提到这个高度。在这个过程当中政协集思广益,怎么样来治未病。刚才朱良委员说要拿出理念,这方面可以有两个思路,一个是可以借鉴国际上一些大城市的经验,并且吸取他们的教训,比如说巴黎,城乡结合部的问题;包括纽约大城市也有设施老旧的一些问题,怎么提升的问题。同时也有一些经验,东京公共交通的组织,这些无论是经验,还是教训都很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的。 另外,从北京市的历史发展上,写可以摸出一些思路,比如像咱们作为一个城市,其实最是城市的道路,道路是一个城市的血管,里面流淌是成是的血液,如果没有道路这个城市就活不起来。所以现在政协把北京的道路设计理念和规划提到一个调研的议事日程来,由常委会来主持这个事。文化传统的北京当年的道路是怎么样的,侯宝林相声当中都说过,过去在一百年前,老北京的生活往往是靠行商,走街串巷的小贩,随着社会的发展行商慢慢就不适应社会了,就形成了坐商,在街道两侧出现了商店。随着高科技的发展电商又出现,我们怎么组织、提升老北京的街道的功能,我们可以从梳理历史的脉络方面来提出这方面的思考。

  • [主持人]2018-03-28 14:26:49

    说历史的遗留问题,这边有一个网友给我们留言,确实北京有着厚重历史文化的城市,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有很多历史遗留问题,我现在居住的老旧小区就有群租房、停车乱象,对于老旧小区治理现在有没有治理的方面?

  • [朱良]2018-03-28 14:27:47

    老旧小区是历史遗留的老大难问题,只有综合政府提出老旧小区综合治理六治七补三规范,治危房、治违法建设、治开墙打洞、治群租、 治地下空间违规使用、治乱搭架空线;七补就是补抗震节能、补市政基础设施、补停车设施、补居民上下楼设施、补社区综合服务设施、补小区治理体系 补小区信息化应用能力 ;三规范是规范小区自治能力,规范物业管理、规范地下空间利用,这是一个综合整治的理念。

  • [主持人]2018-03-28 14:28:37

    相信对我们提问的朋友有一些的帮助,心理也踏实了一些。

  • [关平]2018-03-28 14:30:47

    像朱委员提到这些工作在实际操作中有非常重要的必要性,刚才提到治危房的问题,北京特别是核心区从明朝建成以来600多年,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城市,这些平房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甚至更那场,这里面就存在了危房的问题,这次疏解整治促提升,特别是促提升这部分把治理危房、维修危房和改造危房作为非常重要的任务。另外很多老旧小区是上世纪70年代五六层的砖混楼,当时的经济社会没有发展到现在的程度,没有配电梯,随着老龄化的问题的突出,在老旧小区加装电梯的问题就非常重要。现在政府也在逐步的在推广这方面的经验。上世纪70年代的老的楼房到现在差不半个世纪,我们最近了解到的一些情况,对于这些老旧小区的提升、改造,政府有一个新的思路,就是说,在居民自愿的情况怎样把老旧小区重新翻建、重新改造,这是一些具体的措施。

  • [主持人]2018-03-28 14:31:31

    这些具体措施我相信对于我们网友朋友们来说,基本都是竖前耳朵来听的,因为这个就是跟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包括这个老旧小区如何来加装电梯以及老旧小区周边的一些建设。说道周边建设,上期节目中,我们提到一个名词,但是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并没有展开来说,就是“一刻钟生活圈”,这个也是我有一次跟着我们的政协委员一起调研时候,走进方家胡同看到到方家胡同建了菜站、养老驿站。这个也可能就是我们“一刻钟生活圈”得一些规划,那么两位能不能在这期节目中和我们详细的说一下,什么是“一刻钟”生活圈,我们对这个名词将来如何来规划它?建设它?

  • [关平]2018-03-28 14:32:58

    这个问题非常好,咱们说疏解整治促提升,其实目标或者说目的就是促提升,整治本身就是促提升,促提升的目的就是让老百姓的生活更加便利化。在过去老北京有一个发展的历史从行商到坐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有时候有一些违法建设,开墙打洞造成社会的混乱,包括核心区平房四合院产生了一些破坏性的改造,所以说现在我们治理开墙打洞,但是,反过来说,老百姓是有这方面的需求,怎么样借鉴一些比较好的经验。像香港这种国际大都市最早时候也是菜贩菜商在街边摆摊,然后把他集中起来到楼房或者一个建筑物里,这样既提升了卫生也便利了老百姓的购买需求。这是很值得思考和推广的一个方法。

  • [朱良]2018-03-28 14:33:18

    这次腾退的空间实际上就是用来补这个短板的,腾退不是把街边的小贩私搭的棚子拆了就完事,因为他提供的服务仍然是有需求的,所以政府准备利用一些腾退的空间然后补这些服务设施,这样让老百姓的生活更加方便,而且让这些服务更加规范。

  • [主持人]2018-03-28 14:34:22

    更加规范也是让我们的生活更加有安全感,不然也是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在其中,然后这边有网友留言,是点赞的,说如今北京越来越美了,大爱北京,希望生活在北京的朋友也能跟他一样感受到北京的变化,也期待一个更加好的北京。那么,在我做节目之前目前翻阅了一些资料、做了一些功课,看到我们在很多的文件当中经常会提到提升老百姓的获得感、幸福感、“留白增绿”、“见缝插绿”,说明我们已经重视到了生态环境的保护,包括在十九大把“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后面加了一个词叫“美丽”,那么在我们这一次专项行动当中对生态环境有没有规划?

  • [朱良]2018-03-28 14:37:11

    在生态环境这一块,很重要的一个措施就是“留白增绿”,“留白增绿”简单地说就是拆掉的地方不是全部重新建设,而是很多留下一个空白,就是在规划图上留下来,这实际上给我们后人留下发展的空间,因为我们今天发展很程度上是依赖前人给我们积累的一些城市基础设施、积累的一些空间,如果我们这一代把所有的空间全用光,后面就没法发展了,所以我们需要疏解一部分功能,留下空间让后人可以更好地发展。增绿就是直接给现在的老百姓带来实惠,现在很多地方拆掉的一些批发市场、石材加工厂,当时可能是非常换乱,进去以后可能是人捱着人、到处都是飞溅的石末,现在拆除腾退了之后可能就会建设一些非常好的郊野公园,朝阳区有一个箫太后河宾水绿色廊道,前两天我也去看了,建设的非常漂亮,沿着河岸种了树,留下可以散步的道路,周边的居民区生活就会非常舒适,如果是这个地方是个垃圾场或者石材加工厂,周围的居民生活起来就是非常的不愉快了。

  • [主持人]2018-03-28 14:37:54

    这也就是我们说的两山论,“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环境更好了,生活在这儿我们的心情,包括我们的获得感、幸福感自然就提高了,会更加快乐和舒畅。那么在开始我们也说到了,在治理大城市病中,提到一个词叫“精细化管理”,那两位对“精细化管理”有没有一些感悟和感受?

  • [朱良]2018-03-28 14:39:17

    在今年的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这么一句话,“要加强精细化服务、人性化管理”,就是把原来精细化管理概念又做了新的阐释,要使人人都有公平发展机会,让居民生活的方便、舒心,实际是以人民生活的舒适和方便作为一个衡量的标准。像早年,如果经济发展的比较快,但是像老百姓的生活、比如环境污染这方面压力很大,这个实际上并不是可持续的发展,现在我们逐渐调整到让老百姓更舒服,就是以老百姓的需要作为标准,当然要实现这一点可能不是简单一句话就能够解决的,这个就是说“城市管理要像绣花一样精细”,我们都知道,绣花是非常细致的,也是有相当难度的,跟拿斧头劈柴是不一样的。

  • [主持人]2018-03-28 14:40:00

    绣花也有一个过程,跟管理城市一样有轻重缓急,绣花可能一开始仄把这个轮廓绣出来,然后一点一点的精雕细琢。那么在我们这次“疏解整治促提升”专项行动中有没有那些是重要的,必须放在前面解决的有?还有没有哪些是后续的工作,我们需要慢慢改进的呢?

  • [朱良]2018-03-28 14:40:39

    我想这个有点像治病,有些地方化脓了,就赶紧一刀切掉,像一下非首都功能脏乱差的地方,不适合首都发展需要的批发市场、建材市场大刀阔斧就清理掉了。而有些病,比如说像类似人的高血压,可能不是说吃10片降压药血压降下来就完事了,那可能就是会出问题的这可能是很细致的过程、要逐渐调理。比,类似城市的停车管理,路边停车半合法、不合法的占道停车,可能有几十万辆,但是我们不可能一夜之间把几十万辆拖走,药就太猛了,就会引起很多的麻烦。像这种就是一个分类的治理,在很细致的进行精细化的处理,才能把这个病治好。

  • [关平]2018-03-28 14:41:04

    北京这次不但提出精治的问题,还提出共治的问题,就是说要想精细化管理老百姓的智慧也是非常重要的,能够对事情的促进有非常大的帮助。所以共治也是下一步需要做的事情。

  • [朱良]2018-03-28 14:41:15

    就是大家的城市大家来管,当然还有一个法治。

  • [主持人]2018-03-28 14:41:24

    共治和法治一起来推进我们北京市的建设,刚才朱委员也说到了,像一些非首都核心功能的一些功能大刀阔斧的往周边疏解,那么这边有一个网友就说到了,我们在疏解的过程之中,我们北京周边的配套设施包括服务设施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 [关平]2018-03-28 14:41:50

    从咱们十二大以来一直在提“京津冀协同发展”,原因是这样的,原来北京末在整个京津冀地区像一个灯塔,有一个非常高度的发展,但是周边地区由于聚集效应导致了一定的“灯下黑”的现象,所以中央站在非常高的高度就提出京津冀协同发展,这样就把北京的非首都功能疏解出去,包括疏解到河北、天津,让大家协同发展、共同发展。

  • [朱良]2018-03-28 14:44:39

    我觉得疏解不是简单的像过去的下放,或者是把人赶走,实际上是功能的重新布局。原来许多科研单位、很多学校、医院都聚集在中心城区,现在中心城区承受力可能不能承受这么多了,就需要往周围移动,比如时候天坛医院,原来在在那个地方发挥了非常好作用,当然也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医院,但是占的位置是天坛这个文物保护区的外坛,其实是天坛的一部分。而现在我们要把它疏解到首都经贸大学一带,到了丰台区,它的建筑面积可能要扩大好几倍,它治病人能力也会增加很多。而腾出来的地方可能要还给天坛文物保护单位,让周边的环境更加提升。现在那个地方一进门就像农贸市场,大量的病人家属在那儿进进出出,如果搬到新的地方就可能相当规范了。 北京四套班子即将搬到通州城市副中心,整个行政单位搬过会带动几十万人从中心城区搬到副中心。另外,现在有很多从河北进北京就业的人,可能有一部分人就留在副中心就不进中心城区了,按照规划,可能有四、五十万人会将来从首都的中心城区进到副中心,这是一个很大的疏解。而副中心的条件现在正在规划,好像就在这一两天北京市人大常委会要审议城市副中心的详细规划,在规划中,我想会有非常周密的安排,比如说有些街区可能是组团式的,一个组团里面可能生活、居住、职住相对来说比较平衡,它的各种服务设施、教育、医疗都有相应安排,这样就避免大批人到副中心工作,又得跑城里看病,到城里来居住,可能来回跑起来受不了。而在副中心从头规划好,很多人就可以在副中心定居、安居乐业,工作、生活条件都很不错。 除了副中心,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当然那就可能不完全是北京市管理的了,那就是雄安新区,雄安会把很多北京很多非首都的功能吸引过去,而且不是简单低层次的功能过去,而是相当高层次的聚集效应能够在那里聚集齐更多的新的创新能力,这样相当于是两翼齐飞。 除了两翼之外,在北京中心城区以外的,还有“三城一区”,像怀柔的科学城、中关村、昌平的未来城和亦庄,这些都会聚集相当一部分创新的资源,就是有相当一部分人会从中心城区到中心城区以外的地方,而这里的建设条件是逐渐在提升,而且会比中心成的标准一点不低。最大一个好处,这些地方相对来说现在空地多一点,有条件建设从规划到执行都有规划的更好,而不像中心城区有些地方确实密度太大,虽然我们在疏解,但是一下子要想把他建设的非常好,可能还有相当大的难度。所以周边的发展对北京的发展有巨大的影响,而且对中心城区的发展是一个巨大的帮助。

  • [主持人]2018-03-28 14:45:05

    我觉得您这句话特别对,就是周边的发展会对北京市中心城区产生很大的影响,可能因为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包括城市副中心,四套班子搬过去,四套班子搬过去了,还会有一些大的企业随着也往那边迁,然后雄安新区,您举的这些例子都是很成功的,值得其他周边地区学习的。那么在建设过程当中可能还会有一些相对滞后或者是还没有完全完善的地方,那么会不会在推进过程中有一点阻力,或者是反弹,包括中心城区,可能已经迁走的小商小贩,过一段时间可能看没那么严了又偷偷的回来,有没有设置长效的制约和监察机制?

  • [朱良]2018-03-28 14:45:43

    北京的治理脏乱差不是从今天或者是去年开始的,在奥运的时候我们就曾经治理过,而且治理的也很不错,奥运之后,现在必须客观承认还是有一些反弹的,这个可能跟各种的复杂情况都有关系,今后是不是继续要重走过去的这种周期性的老路,我想不应该。因为从现在起,我们从规划上可能比过去很详细而且规划的力度更加大,过去为什么会反弹?是因为客观的需求在那儿摆着。比如说把路边的水果摊清了,夏天居民要吃西瓜怎么办呢?就需要有政府安排的便民网点、菜站来提供这些商品,如果政府没做周到安排,肯定就会有人开这车拉着西瓜到路边来卖,一来二去又变成了菜摊、水果摊,又回到了从前的老路上了,这个很大程度是需要执法来保障。

  • [关平]2018-03-28 14:46:14

    真正避免反弹关键还是刚才大家提到的“留白增绿”,就是把违章的建筑疏解整治之后,不再新建的大楼,这些地方他就回不来的。最典型的是批发市场,我们把批发市场疏解出去以后,以行业整个带动一个业态离开了,比如说大红门,过去大红门是一个所谓的前店,后厂可能在旧宫、西红这些地方,那么,比如说我们去大红门定一个窗帘,他不可能把你的订单发到浙江或者是广州,这样成本太高了,所以他一定是在附近。那么,当把大红门的批发市场疏解出去以后,那么包括旧宫、西红门这些为批发市场服务的服装企业自然就跟着出去了。所以关键是一点“留白增绿”。

  • [主持人]2018-03-28 14:47:57

    就是想让开着小卖西瓜的车开到这儿没法停、没法卖,自然而然不会而来了。

  • [朱良]2018-03-28 14:48:05

    而且更主要的一点是政府安排了便民网点,已经有西瓜卖了,就没有这么大的需求了。

  • [主持人]2018-03-28 14:48:49

    谢谢我们的两位委员这段时间作客《委员听民意》,相信在大家所有市民上下共治,我们这项疏解整治促提升一定会早日的实现,而北京也早日会变成一个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以上就是本期节目的全部内容,感谢您目前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