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对话国企一把手——新时代下的“环境守护者”

2017-11-23 09:42

打印 放大 缩小



黄彦:各位听众朋友,各位网友大家好,您现在正在收听收看的是《市民对话一把手》砥砺奋进新国企,昂首迈步新征程系列访谈节目,我是北京城市广播的主持人黄彦。从11月20日开始呢,早上8点到9点,欢迎您锁定FM107.3AM1026,北京城市广播。我们都会邀请首都国企的一把手,做客直播间,围绕京津冀产业协同,绿色环保,文化创意,服务民生等话题和大家展开对话交流,这个节目的重播时间呢是19点到20点。今天来到我们节目当中跟大家交流的嘉宾是北京环卫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张农科,张总您好。

张农科:您好。

黄彦:欢迎您来到我们节目当中做客,那么我们各位朋友您还可以通过北京时间、千龙网、北京广播网同步收看视频直播,或者在一直播平台搜索不止于声点击收看,也可以打开听听FM客户端直接点击收听节目。大家还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参与我们的互动,热线电话是65150822和65150833。搜索新浪微博,北京城市广播,FM107.3,微信公众平台城市文化范儿,可以向一把手提出问题,参与节目。视频回看您可以登录首都之窗。

男:北京环卫集团,是由市国资委监管的一级国有企业,与共和国同龄,是我国环卫行业产业链最为完整,规模与综合实力最强的专业化实业集团之一。先后引领了中国四次道路清扫革命和五次公厕革命。业务规模全国领先,扩展到贵州、海南、安徽、江苏、辽宁、江西、新疆等十多个省市地区的40多个城市,服务近两亿人。今天参加访谈的一把手张农科,北京环卫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经济学博士。曾任北京市建设委员会委员、党组成员,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

黄彦:好,那么今天呢张总做客我们的节目来说一说这个环卫。其实一说到环卫这个词,很多人就会想到,每天我们在街头看到的这个环卫工人。所以可能在大家过去旧有的印象里头,觉得环卫就是扫扫大街、打扫一下卫生等等。不过呢咱们北京环卫集团的全称其实是叫“北京环境卫生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这个“工程”两个字加进来,所以我们就知道肯定不只是打扫卫生这么简单了。而且张总其实在节目之前跟我们进行了交流,真的让我们大开眼界,所以也想请您跟我们的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们、网友朋友们来说一说,到底咱们环卫集团现在干的工作有哪些?

张农科:好的。北京环卫集团的全称叫“北京环境卫生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很多人对“工程”这两个字很感兴趣,实际上“工程”这个词的使用,恰恰是要告诉大家,环境卫生是一个很重要的系统工程,扫大街是它的任务之一,但远不止于此。

黄彦: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张农科:但扫大街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黄彦:很小的一部分。

张农科:对,如果说环境卫生是工程的话,其实环境卫生是一个城市的代谢体系的一部分。我们党的十九大提出来要统筹协调好生产系统、生活系统和生态系统。实际上环境卫生工程集团,一定意义上讲是三个系统的协调工具。所以一说到北京环卫集团的历史,我们就觉得很自豪。1949年1月30日,它就已经成立了。我们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集体,在山沟里打天下的时候,就已经思考着,将来执政的时候怎么管理城市。所以他一进北平,和平解放的时候一进来,首先组建的队伍之一,就是北京环卫集团这支队伍,1949年1月30日。

黄彦:真是很有远见。

张农科: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这个集团实际上已经发展成了我们中国环卫行业当中,唯一一支具有全产业链的实体企业。中国“十二五”期间,我们国家的环卫的科技支撑计划,有75%来自北京环卫集团。

黄彦:是嘛,研发能力很强。

张农科:我们这个集团也还是北京市固废的工程技术中心。所以这么一讲可能大家就会明白了,我们城市的这点垃圾,收集起来以后,需要大量的高新技术来支撑着它的处理,不是简单地把它收集起来就完了,而是用很多现代的高新技术,去支撑它的安全、有效的处理和利用,所以它叫工程集团。在发达国家,环境卫生实际上已经是很大的产业了,同时也是一个高新技术密集应用的地方。我们现在大学里专门有环境工程专业。

黄彦:这个专业在很多学校这属于分比较高的,考大学才能进去的一个专业。

张农科:是的。需要用当代的很多系统技术,才能把这些城市的固废处理好、利用好。那北京环卫集团呢,正如在北京市大家看到的,比如说重要的地区、重要的地方的前端的清扫大家能看得到,像长安街,二环、三环的主辅路和四环的辅路的清扫保洁,还有一些重点部位,比如说天安门广场、奥林匹克公园中心区,这些都是北京环卫集团旗下机扫公司的清扫保洁作业范围。我们这个机扫公司,也是中国第一支机扫队伍。

黄彦:机械清扫队伍。

张农科:那么还有平谷、房山、通州的全境、全区域清扫,整个的末端的收运处理体系是由环卫集团负责的,也包括东西城,就我们新版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当中讲的“一核”,东西城的生活垃圾收运处理工作也由我们承担。那么末端呢,承担着北京市每天产生的2.13万吨左右的生活垃圾处理,我们北京环卫集团处理的生活垃圾约占北京市生活垃圾总量的65%。包括昌平区的全部、大兴区的全部、东西城的全部、朝阳区的部分,通州、平谷和房山的全部,还有丰台的全部,大概这就是北京环卫集团在北京的业务。

黄彦:支撑的这些很多的业务呢,刚才张总也说到了,其实里头有巨大的科技含量,所以我觉得您可以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您这里其实是有很多科研人员在支撑的这些叫什么?高科技的清扫以及固废的处理。

张农科:我们集团目前职工的总量接近五万人。那么我们光工程技术人员就突破了两千人,博士就有几十号人,我们的技术公司在中国这个行业当中,目前还算是一个技术高地。我们手里边有(多项技术),比如说渗滤液的全量处理技术,我们的飞灰的布袋除尘技术,我们的等离子技术。所谓等离子技术就是焚烧的替代技术,这些在国际上我们还是有一席之地的。随着中国实力的增强,我们的这些处理能力、处理技术实际上也在增强。比如说前一阶段,我们向整个社会发布、征集一些好的技术。就是向国际上,向全中国进行发布。发布完了以后发现申报的还是这个圈子里的人。所以说如果没有技术人才的支撑,没有现代的技术支撑,这些处理都是很困难的。所以我们还是要不断地聚集人才,用很多的新技术来改进我们的处理技术,提高我们的水平。

黄彦:一会儿随着我们节目访谈的展开,大家会逐渐地了解到环卫集团现在有哪些高科技,能吓您一跳。我们先来说一说吧,因此现在进入冬季之后呢,可能极端的天气相对会增加一些,那么环卫集团的公司是不是也会更繁重一些呢?

张农科:为了做好今冬明春的扫雪铲冰工作,环卫集团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车辆设施的检修都已经到位了,融雪物资的准备已经到位了。说到融雪物资的时候,大家可能会想到融雪剂。融雪剂呢,现在实际上已经发展到了没有污染的了。

黄彦:是吧,不会把那些树、草给弄坏了吗?

张农科:不仅对草和树没有污染,而且它对草和树会有营养作用。它的配方就是我们的技术公司自己研制出来的,叫生物融雪剂。我们的人员培训、工艺优化都已经到位了,我们也会,一定会发挥我们专业队伍的优势进行组织,确保能够拉得出、顶得上、打得赢。

黄彦:好,那么一说到这个环卫跟我们老百姓息息相关的事,我们的听众朋友们也很关注,现在有位张女士。她打进电话来,想跟张总您交流一下,我们来接听她的电话。张女士您好。

张女士:主持人您好,张总您好。

黄彦:您好,请问什么问题?

张女士:您好,就是我有一个问题就是,有时候下雨天我也看到环卫车在洒水,然后我不是特别理解这是怎么一会事。本来路面的话就已经很潮湿了,咱们再洒水的话,不是浪费水资源吗?我不是特别理解。

黄彦:有点替咱们这水资源担心,心疼。

张女士。

黄彦:请张总来回应一下。

张农科:我实际上听到过很多这样的疑问,下雨天你这个环卫车还在路上洒水。

黄彦:有人会气愤地投诉这事。

张农科:对,其实是大家误解了,这是一个作业工艺。北京环卫集团引领过四次道路作业革命。这第四次道路作业的核心就是变扫地为洗地,洗地作业。下雨天我们为什么要去用水来冲呢?实际上是因为路面上有一些日积月累留下的顽固污渍,要利用下雨天的雨水把它洗干净,这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呢,就是说你的那个作业车辆,很漂亮的作业车辆,为什么也在那儿洒水,其实它那时候的作业目的不是洒水,而是利用高压,利用已经下下来的雨,把这个地洗得更干净,它不是浪费水资源,恰恰是利用了雨水资源。

黄彦:实际上,下雨天大家看到的洒水车仍然在雨中作业,其实是利用这个雨水来把街道给冲干净。

张农科:对的,是这样。

黄彦:那么今天呢,我们看到张总也带来了两辆特别漂亮的环卫车的模型,真的好漂亮。而且还有个非常诗意的名字是吧,张总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一辆这个是金色,有一些淡蓝色的叫“金耀蓝”。还有一辆洒水车是吧,是蓝色为主的。

张农科:这个洒水车叫“青风”系列。

黄彦:“青风”系列,感觉跟个大侠客似的。我想知道一下就是咱们环卫集团,像除了您今天带来的这两辆模型之外,还有多少种作业的这种车辆呢?进行卫生、清扫等等不同功能的。

张农科:北京环卫集团也是我们国家专业生产环卫专业车辆的企业之一。随着北京城市的精细化管理的要求越来越高,也随着我们国家生态文明建设这个要求越来越高之后,我们开始弯道超车,开始制造新能源的环卫作业车辆。

黄彦:这还是新能源的。

张农科:这是零排放的,新能源的。为什么这么做呢?实际上我们在检测过程中发现,有些燃油车一边在清扫,一边在污染环境,所以我们必须要拿出零排放的产品来。9·3阅兵之前,环卫集团的工程技术人员就在大量地研究;那么9·3阅兵使我们加速了研发的步伐。就在9·3阅兵的时候,这个“金耀蓝”纯电动洗扫车惊艳亮相。

黄彦:“金耀蓝”。

张农科:目前,我们北京环卫已经成为全球唯一一个能够生产全系列、纯电动环卫作业车辆的企业。现在我们有三大品牌,五大系列,205种作业车辆。

黄彦:有205种。

张农科:全面实现了纯电动化,最近他们又研制了背街小巷的作业车辆,也都是纯电动的,这个纯电动的作业车辆,首先它无污染、零排放,这是它最大的亮点。那么第二个亮点呢,为什么说它是现在我们在全世界也是唯一一个企业,现在大家都在生产新能源车,但是它的带电量,怎么适应作业要求。

黄彦:续航能力是吧。

张农科:续航能力是个很大的问题。我们现在的这种作业车辆16吨级或32吨级,20吨级这样的作业车辆,充一次电可以满足8小时的作业。

黄彦:充一次电可以满足八小时。

张农科:就是把它再说的丰富一点,细化一点。就是“金耀蓝”包括“青风”系列环卫作业车充一次电可以行驶400公里。

黄彦:充一次电400公里。

张农科:充一次电400公里。

黄彦:这比某些小的电动车跑得远多了。

张农科:这个车和其他的车辆不一样的就是,它的底盘是针对环卫作业需要单独设计出来的。不是在其他的既有底盘上加的上装,而是一体化设计出来的。

张农科:现在,北京环卫集团的所有作业车辆,已经全面更新成纯电动的了。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电力改造,电力改造完了以后,北京环卫集团在北京地区的作业就可以全面实现电动化。

黄彦:这个真的是非常的棒,全面实现电动化,也就是说环卫集团的车就基本上都是这种全电动的这种车了是吗?

张农科:对,全面实现零排放了。

黄彦:好,朋友们您现在正在收听收看的是《市民对话一把手》砥砺奋进新国企,昂首迈步新征程系列访谈节目,我是北京城市广播的主持人黄彦。今天来到节目当中跟大家交流的嘉宾是,北京环卫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张农科。那么说到,这个环卫的这个电动车呢,确实是让大家眼前一亮,也想问一下张总,现在咱们这个市面上我们能看到的这些,就是您今天带来的这类车的模型吗?

张农科:这个能看到,还有比如说,餐厨车、吸粪车。还有咱们小扫(车),比如说在天安们广场也使用了很多小扫,都能看到。

黄彦:小扫是什么意思?

张农科:小扫就是微型的扫地的车。

黄彦:微型扫地的。

张农科:还有各种后压装置都有。在二环、三环你们经常会看到。

黄彦:所以今天一来我们电台,张总第一句话就说,你们不要老以为我们是扫大街的,我们好多科技含量呢。那全球最大的做这种全系列纯电动的这种环卫系列这个车,真的是高科技。

张农科:环卫集团最大的优势就是机械化。所以我们一直在探索,争取尽快让我们的环卫工人不拿扫把。不拿扫把,是因为用扫把扫地的时候还是有扬尘的。

黄彦:是的是的。

张农科:我们工程技术人员,研究了很多新的装备。

黄彦:不拿扫把,拿什么呢?

张农科:我们有很多的新鲜的工具很漂亮,将来你们可以去参观。

黄彦:刚才跟我们也稍微介绍了一下,有什么背在身上的,就是其实是那种吸尘器类的是吧?

张农科:大型的吸尘器,也是纯电动的。

黄彦:也是纯电动,那没有办法带着电线,那就无线的是吧。

张农科:无线的。有的背在身上,有的拉在手里,有的封在小型车上,就是要取代扫把的功能。

黄彦:其实您知道,现在在这个家里头,自己打扫卫生,刚刚兴起这几年就是无绳的那个吸尘器。所以我说张总,您这环卫集团既可以进军电动车领域,也可以进军小家电领域。

张农科:今年十一,我们在天安门广场试用(无线吸尘器)的时候,就很多人在问什么地方能买得到。

黄彦:是吧,就是背在身上那种无绳的那种吸尘器。

张农科:对对对,是。

黄彦:那么除了环卫车之外呢,我们大家还比较关心的一个是垃圾清运的一个问题,刚才您也说了,这也是环卫集团的重点工作之一了,我们这有一组数据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说北京每年会产生800万吨的生活垃圾,不仅如此,还会产生950万吨的建筑垃圾、500万吨的废旧物资等等,那么这么庞大的垃圾存量,环卫集团用什么方法来把它消化掉呢?怎么能真正实现资源化、减量化、无害化呢?

张农科:这里边我要给大家解释的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是垃圾。垃圾,现在我们大家通常把它认为是我们家里边扔掉的餐厨这些东西叫垃圾,叫生活垃圾。实际上,在西方发达国家,所谓的垃圾就是城市固废。我们国家的固废法和北京市的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是很先进的法规。它把生活垃圾的概念定义地非常明确。所谓生活垃圾就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固体废弃物和服务于生活产生的固体废弃物。那么这么说来,就是我们所谓的废纸、废塑料、废橡胶、废纺织品。过去是从生活垃圾中被捡出来了,那么,现在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我们生活方式的改变,这些慢慢都混入了传统的生活垃圾系统了,就更加说明我们法规这个定义是正确的,刚才你报的这组数据是准确的。

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第十四次会议上提出来“四个分类”,即:要加快建立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和分类处理的垃圾处理系统。大家仔细一想这“四个分类”,实际上它们是相互依存的关系。没有前端的分类投放,就不可能分类收集;没有分类收集,也不可能分类运输;没有分类运输也做不到分类处理。那么总体来说这四个分类当中,很重要的是分类处理。就是你如果不分类处理了,那前端的分类就没有意义。

黄彦:对。

张农科:我刚才给听众朋友介绍垃圾的概念,是要说什么呢?就说末端的处理设施,一定要针对前端的分类来进行构建。我们现在传统的设施,填埋、生化、焚烧。这三类设施只针对我们的传统意义上的生活垃圾,没有对这些年飞涨的所谓废弃物资,又混进生活垃圾废弃物资进行构建。没有把那些看作是城市公共设施、基础设施那就有问题了。所以这些年我们在北京的周边,用市场化的手段构建了废旧纺织品处理基地,废塑料、废玻璃、废轮胎、废纸的处理基地。一方面,国家的政策、法律要求我们要把这些能够利用的废旧物资利用掉;一方面也要从传统的生活垃圾处理体系中把它捡出来。否则我们末端的处理设施就会无限膨胀。

黄彦:也就是说现在垃圾清理的末端处理,不只是焚烧,或者填埋,还多了很多种方式,环卫集团都在做这些工作。

张农科:对。

黄彦:把它们其实变废为宝了。不只是想着把它怎么都给消灭掉。

张农科:对,我们北京市是全国产生废纸数量最大的一个城市,每年大概250万吨。如果我们现在不赶快构建这个能力,把它处理好、利用好。将来有一天当我们的政策走向生产者责任制和产生者责任制时,我们再从头构造这个设施就很难办了。

黄彦:所以现在其实很多这个垃圾收来之后是可以变废为宝的。我们所谓的,老百姓所谓的垃圾在您眼里不是。

张农科:可以这么讲。就是我们现在总体来讲北京的环卫基础设施的处理能力,还处在“紧平衡”状态下。当我们这个“紧平衡”过去之后,我们也会像欧盟这个体系当中一样,逐渐逐渐把资源化放在第一位。

黄彦:好,那么朋友们您现在正在收听收看的是《市民对话一把手》砥砺奋进新国企,昂首迈步新征程系列访谈节目,今天我们邀请到了北京环卫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张农科做客我们的节目,共话环卫集团新时代下的环境守卫者,那么有关环卫集团的更多的工作,以及高科技的情况,稍候再给大家介绍。朋友们您如何评价当代国企?是否满足国企服务?对于国企的创新发展还有哪些高见?也欢迎您锁定FM107.3,AM1026,北京城市广播,工作日早上8点到9点收听直播节目。这个节目呢还会在19点到20点进行重播。同时您还可以通过北京时间、千龙网、北京广播网同步收看视频直播。或者在一直播平台收缩不止于声电极收看,也可以打开听听FM客户端,直接点击收听节目。大家还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参与互动,热线电话是65150822和65150833。搜索新浪微博,北京城市广播,FM107.3,微信公众平台,城市文化范儿,向一把手提出问题,参与节目。视频回看您可以登录首都之窗。好,我们和张总的访谈稍后继续,接下来预告一下,下周一早上的8点到9点,来做客我们的节目的企业和一把手。

播音男: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北京有一家高薪技术企业一直在创新之路上砥砺前行。他们制造了我国第一支真空管、第一块集成电路、第一台计算机、第一台ATM机等。被誉为共和国电子工业的摇篮。他就是北京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如何他们又带来了哪些技术创新产品?会怎样改变我们的城市?让生活怎样变得更加便利?市民对话一把手,下周一将邀请北京电子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书记赵秉帝(音)与您共话“科技让生活更美好”。

男:他们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先行者。

女:他们是首都经济平稳运行的压舱石。

男:他们是民生幸福的守护人。

女:北京站到了。

女:首都国企我们身边的国有企业。

男:北京城市广播,市民对话一把手,再次拉开大幕。

女:11月20日起,FM107.3,AM1026,每天8点到9点。

男:10余家国有企业一把手,齐聚城市广播。砥砺奋进新国企,昂首迈步新征程。

黄彦:各位听众,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您继续收听收看,市民对话一把手,砥砺奋进新国企,昂首迈步新征程系列访谈节目,我是北京城市广播主持人黄彦。从11月20日开始,每天早上的8点到9点,我们都会邀请首都国企一把手做客直播间。围绕京津冀产业协同、绿色环保、文化创意、服务民生等主题,和大家展开对话及交流。我们这个节目重播是19点到20点。今天来到节目当中和大家交流的嘉宾是北京环卫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张农科,和大家共话环卫集团新时代下的环境守护者。同时您还可以通过北京时间、千龙网、北京广播网同步收看视频直播。或者在一直播平台搜索不止于声收看,也可以打开听听FM客户端,直接点击收听节目。大家还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参与互动,热线电话是65150822和65150833。搜索新浪微博,北京城市广播,FM107.3,微信公众平台,城市文化范儿,向一把手提出问题,参与节目。视频回看您可以登录首都之窗。

男:北京环卫集团,是由市国资委监管的一级国有企业,与共和国同龄,是我国环卫行业,产业链最为完整,规模与综合实力最强的专业化实业集团之一。先后引领了中国四次道路清扫革命和五次公厕革命。业务规模全国领先,扩展到贵州、海南、安徽、江苏、辽宁、江西、新疆等十多个省市地区的40多个城市,服务近两亿人。今天参加访谈的一把手张农科,北京环卫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经济学博士。曾任北京市建设委员会委员、党组成员,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

黄彦:好,那么我们继续请出张总来跟我们说一说我们这个环境的事,大家也很关注。网友深海的鱼,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您,他说我经常看到垃圾车,过来把几个分类好的几个垃圾箱,都倒一起拉走了,我想问问那这样做的话,垃圾分类还有什么意义呢?就是这种经常有的时候会在小区里看到,居民可能有的时候会比较自觉,把这个垃圾分到什么可回收,不可回收。但有的时候也会分不清,但收垃圾的时候都一块给倒走了。

张农科:我不仅在网上注意到这样的声音,其实在日常生活中也不断地有人问我这个问题,这种现象有没有?肯定有。其实我刚才已经把这个话引给引出来了。引出来一个什么意思?第一说明垃圾分类就是个系统工程,哪一个环节出问题,垃圾分类都不能达到目的。总书记提出来的“四个分类”,我们就不能真正落到实处。

说小区的老百姓,我们的市民都能把它分得很好了,这个我信。大家分的水平到什么样的程度,准不准确,我们暂且说是准确的。

黄彦:至少大家有这个心意,有这个意识。

张农科:暂且说是准确的,那么从小区到垃圾楼这是一个空白地带。

黄彦:对。

张农科:这是一个空白地带,是我们城市管理节点需要研究的问题。小区里的垃圾,通常是由小区内的物业雇了一帮不专业的人,把这个垃圾拉到了垃圾楼。在垃圾楼那地方进行了压装。实际真正环卫专业人员在哪里呢?在垃圾楼。那么就看到一个问题,就前端少了一个环节。

黄彦:没有很好的分类。

张农科:不是没有,就是它在运输过程中,压装过程中……

黄彦:没有按分类来运输。

张农科:就已经混了。但是不怕。

黄彦:不怕。

张农科:但是不怕,为什么不怕呢?广大市民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看,很多年前,我们北京在就已经构建了三大分选转运站,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说马家楼分选转运站,小武基转运站,就是把被混装了的垃圾拉回来,用四种技术把它再进行分类。红外、电磁、滚桶筛、离心力(音),再加上人工,实际上是五种方法。就是那个滚桶里面如果有一根钉子,它都能给你捡出来。

黄彦:这都是你们的高科技了。

张农科:实际上是什么呢?就是为了补充前面的分类,那么如果下一步的分类,垃圾分类要想把它解决好,首先还是环卫专业人员要进入到垃圾产生者的身边,中间不能再有环节。

黄彦:对。

张农科:就是这样就解决了刚才这个网友提出来这个问题。我们垃圾分类,我们分得很好,你垃圾车放到一个车箱就把它垃走了。一方面确实打击了大家垃圾分类的积极性。

黄彦:没错。

张农科:那么要怎么办?把前端这个空白补上,叫往前端伸,伸到垃圾产生者的身边,能够专业化地进行分类,这是一个方面。我要说三方面:第一,我们要进一步提高前端分类的准确率。第二,环卫专业队伍必须作用到最前端,防止中间有环节把它混了。将来的改革实际上我们已经在东城进行试点,实行“桶对车”,不要中间环节了。我们环卫集团的专业车辆,分类运输的专业车辆直接进入小区,进入桶边上,桶直接对车就走了。

黄彦:这样就能准确地、按分类把垃圾拉走了。

张农科:按分类给拉走了。这是要解决的问题,首先我们每一名市民都有分类的义务。

黄彦:我们还是应该坚持做垃圾分类。

张农科:提高准确率,第二个中间环节要减少。要把最专业的人员推到最前面,减少中间环节的混装、混用。第三个要做的还是我刚才说的,还是要坚持末端决定前端,所谓末端决定前端,就得首先把处理能力给构建全了。如果说我们七种处理能力,那么前端就要求分七种。如果我们末端说有十种处理能力、处理方式,那我们前端就分十种。如果说我们末端只有三种,那好了,干湿分开了。把干湿分开,因为干的和湿的处理方式是反的,处理技术路线是反的。所以我们现在倡导干湿分开,我觉得符合我们现阶段的处理要求。

黄彦:也是一种比较简便高效的方式。

张农科:对对,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就是让专业的队伍到前端,就西方国家通常是没有末端设施,是不能作业到前端的。他有末端了,你如果不在前端把它分好,他回去还得分,因为混了之后,就不能放到一起处理。

黄彦:还得让专业的人来干专业的事。然后他知道后面要怎么做?他才会知道前面这个成果要怎么把它保持好。

张农科:比如说我给你举个例子,专业人他是很明白的。就是我们说矿泉水瓶子是可以产油的。但是矿泉水瓶盖子,只要混进去了,这一池子的矿泉水瓶子都会废掉,因为瓶盖和瓶身材料的分子结构是不一样的。

黄彦:是不同的东西。

张农科:分子结构是不一样的,相反的结构,它一混进去就彻底变了。所以垃圾处理也是这样的,如果你在前面分好类,我当然应该把它分类拉回来。因为前面的分类是为了后边的分类处理,所以从环卫工人角度看,他不愿意把垃圾混在一块。

黄彦:那也是说其实我们在用刚才这些小例子来说,扔矿泉水瓶子的时候,其实是应该把盖子拧开了,两个分开是吧,这样以后就好分了。

张农科:对。

黄彦:我们再来看一看,刚才有一位叫刘玉华(音)的女士来电话,在我们广告中间来电话问,我们就直接把问题整理出来。她说她家住丰台区刘庄子盲人宿舍四号院。她说家里的垃圾都是直接扔,有人能够帮着进行垃圾分类吗?

张农科:垃圾分类,实际上我们现在已经在全市服务了25万户家庭了,我们直接进去指导着垃圾分类。刚才我不知道这位是不是盲人。

黄彦:刘女士。

张农科:刘女士是不是盲人。如果是盲人的话,我们如果在这个小区,是有专业的人帮她分类的,我们在社区里铺设了专业的垃圾智慧分类设备,而且我们有工作人员在那儿帮助居民进行分类。

黄彦:可以公布一下咱们环卫集团的热线吗?到时候让他打电话。

黄彦:稍后来公布这些热线。

张农科:稍后我让他们马上过来。我们不光是有热线,我们还有专用的预约电话,是什么呢?就是您家里有什么固废,固体废弃物,需要丢、需要处理的,可以直接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反应很快,就直接上门服务了。

黄彦:好。那么接下来我们来接进一位郑先生的电话,他也想跟您来交流一下。郑先生您好。

郑先生:主持人您好,张总您好。

黄彦:您好,您请讲有什么问题?

郑先生:您好,我是朝阳区的一位居民。就是我们家附近的垃圾站就是比较乱,总会有臭味飘出来,所以我在这反映一下看怎么能解决这个问题。

黄彦:您是朝阳哪?

郑先生:朝阳区小营附近。

黄彦:在小营附近。

郑先生:对。

黄彦:觉得这个垃圾厂在您家附近,可能老百姓都不愿意在自己家附近。

郑先生:对,都有那种就是大中小的垃圾站呀,有垃圾楼那种。怎么能解决这问题?也有味儿。

黄彦:张总您看看?还需要跟他交流吗?

张农科:我想问一下郑先生你家在小营什么位置?

黄彦:小营什么位置?我们这位朋友的电话是不是已经被切出去了,可能没有具体的位置了,只能是朝阳小营这个大概的位置了。

张农科:因为我想判断一下他说的所谓垃圾厂,是指的垃圾处理厂,转运站呢?还是指的是垃圾楼。

黄彦:他只是刚才笼统地说是垃圾站。

张农科:笼统说是垃圾厂。

黄彦:垃圾站好像是。

张农科:是垃圾站。垃圾站是这样,现在我们城市还有大量的垃圾楼。这个垃圾楼就是我刚说的,实际上我们在那个年代城市补建垃圾楼是为了解决什么呢?就是为了解决一个断档问题。说从居住小区把垃圾拉到什么地方去集中地拉走。实际上当时我们做这个事的时候是要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我们从整个系统,系统工程的概念上去讲,实际上不应该有这个环节。那么下一步我们城市管理委员会包括我们的工程技术人员,都在研究能不能解决这个垃圾楼的升级换代问题。我们集团现在有三个大的转运站,小武基、马家楼转运站已经改造完了,下一步要改造大屯转运站。我们都用当今世界最先进的技术,对它们进行负压,全密闭改造。我昨天下午我还去了小武基转运站,到小武基都已经闻不到任何异味了。

应该说现在包括西方发达国家的一些代表团来我们这儿参观,他们也认为在国际上也是水平很高的了。

黄彦:很惊叹了。

张农科:很惊叹了。那么同时呢,我们现在的科研人员也在研究出一种新的技术,一种菌种。

黄彦:菌种。

张农科:菌种。就从垃圾里边提炼的一种菌种,然后撒到现在的垃圾上,在一个小时以后这垃圾就没有味道了。现在呢,它可以自己发温,发热到一个小时以后就没有味道了。用手去抓这个垃圾,再闻,放鼻子上闻都没味了。我们下一步会加快推广这些技术,把垃圾的异味给除掉。

黄彦:那么还有不少朋友比较关心的这个阿苏卫垃圾焚烧厂不知道今年有没有新的动作,或者是接下来一段时间有没有新的动作?

张农科:阿苏卫焚烧厂是我们北京一个重要的固废处理的循环经济园区。我可以告诉关心件事的朋友们,我们的垃圾焚烧厂,就是这个园区的焚烧厂已经接近于竣工了。

黄彦:接近于竣工。

张农科:一直计划了二十年,我们通过这两年的艰苦努力,已经开始接近竣工了。现在三四号炉子已经点火烘热了,一二号炉子也将在12月底就能够点火烘热。随着阿苏卫园区焚烧厂的投产,我们计划是在今年年底要投产,投产之后这个园区是真正的循环经济园区了。在这个园区里会有很多的处理设施,包括每日三千吨的残渣填埋,我们的筛分,包括动物尸体的处理、餐厨垃圾的处理、渗滤液的处理、填埋气的收集利用等等都会在这里建设起来。

黄彦:通过张总刚才介绍,我们也已经了解到环卫集团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大环卫的产业链了,而且也是辐射到了北京的周边。因为我们的片花里头刚才也有所介绍。那么今年呢我们老百姓关注的一个重点呢,一个是城市副中心的建设,还有一个雄安新区,这个两个重点地区的环卫工作,不知道下一步有些什么的计划和规划呢?张总。

张农科:现在这个城市副中心,我们将在最近要把155平方公里的这个环卫作业全部接下来。在城市副中心通州这边,我们完全采用的国际最先进的环卫作业理念,包括洗路作业。包括我们现在叫两洗、两保这样的作业方式。那么现在因为城市副中心还处在大规模的建设阶段,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还是要控制好它的PM值的扬尘,这是日常的。那么下一步,等到城市副中心基本建成之后,特别是我们的行政办公区迁到通州之后,我们有很多工作要做,要使环卫运营完全智慧化。

我们在通州这个地方要实行多网合一,不光是生活垃圾和所谓的废旧物资网络要合一,把整个城市的固废处理、收集网络要把它合一。后边呢就是我们基础设施,包括这一次我们在通州副中心完全用的纯电动的环卫作业车辆,不让它产生任何的污染。后边的包括垃圾箱,甚至整个环卫队伍的反应速度将来都会依靠互联网技术使它更快捷、更迅速、质量更高。

雄安这边呢,我们最近可能就要和雄安签订一些前期的服务协议,下一步也会按照国际的最先进的标准来做。

主持人:那么新一版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也出来了,我们要建设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那既然咱们是国际一流城市,也应该有国际一流的这个环卫的服务,不知道环卫集团在这方面,下一步有什么样的动作呢?

张农科:习总书记在两次视察北京的时候,给北京提出了两个重大课题,就是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怎么建设首都?现在有答案了,就是建设伟大社会主义祖国的首都、迈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国首都、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我们最近在深入学习研究完整版的《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2016-2035)》,这个总体规划很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也拿出了一系列的措施,使作业质量、模式等与总规的要求相适应。

黄彦:张总得抓紧时间来给我们简短的介绍。

张农科:好,你说得很对,一流的环卫企业是世界上一流城市的标配。我们最近按照城市总体规划的要求,对照着建设一流都市的要求,反思我们的作业模式、研究我们最先进的作业模式,使其和我们这个城市相匹配,我们可能会研究出来一整套新的作业模式。

黄彦:好,那么张总刚才有朋友问到,如果有这个垃圾分类等等环卫方面的问题的话,想找您怎么找?咱们环卫集团有一个热线。

张农科:我们环卫集团有热线4009191122。

黄彦:4009191122。美好的环境会让人们的生活锦上添花,作为环境的守护者的北京环卫集团,正在走一条从传统方式到智能化、精细化的道路,那么相信未来他们会成为北京履行首都功能的保障者,成为北京建设和谐宜居之都的建设者。那我们今天也非常感谢北京环卫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张农科张总参与我们的节目,和我们共同关注了新时代下的环境守护者,谢谢您张总。

张农科:谢谢大家,谢谢。

黄彦:再提醒大家一下,现在我们听到这首歌曲,也是环卫集团的形象歌曲叫《越来越美丽》,希望在你们的努力下,我们的城市越来越美丽,再一次感谢您。

张农科:好,谢谢。

黄彦:好了,朋友们,我们今天也要感谢北京牡丹电子集团对本次系列访谈的大力支持,节目最后主持人黄彦,代表编辑郝爽,监制刘斌(音)再次感谢大家的收听、收看和参与。

责任编辑:申东昀(QV0007)